茶仙
发布时间:2019-06-05   浏览次数:

    你不曾听过这样一个故事:

    茶仙陆羽本为弃婴,被竟陵高僧拾得,寄养于儒士家,与主家女儿李季兰青梅竹马长大,常在西江畔喝茶作诗。

    “你从哪里来?”

    “来自草木间。”

    “草木间?难不成是以草为母,以树为父?”

    “我自小是个弃婴,不曾知道父母是谁。”

    “这么多年了,陆羽你怎么连个玩笑都舍不得开。”

    “我的心里只装着这些草木诗词和一位姐姐,不曾装着什么玩笑话。”

    人生最美是初见,如满园的青茶正绿时,凡尘不染,清香沁心脾。小时候,我常跟着奶奶去茶园采茶,头戴小草帽肩挎专属小竹篮,穿梭在茶树中,不经意间,已是茶香满袖。爷爷在家里生起炉子炒茶,随着温度的升高,茶机的摇晃,清香渐溢。爷爷还有一口烧煤的“大锅”,他总喜欢在这口“锅”里用手将茶叶轻轻压扁。“爷爷,您是在练铁砂掌吗?”年幼笑语不至缱绻,甜香共醉酣。

    年少的欢愉总是美好的,然,流光容易把人抛,年少的欢愉也是短暂的。

    儒士一家搬走,陆羽选择回到寺庙,继续向高僧学茶道,并由此名扬四方,入朝为官。安史之乱,陆羽在江南遇到季兰时,她已遁入空门,卧病在床。陆羽担来谷帘泉,摘来明前茶,石为灶,竹生火,为她煮茶,汤匙以茶当药喂,竟救得她性命。然因为政见不合,二人分道扬镳。兴元元年,唐玄宗听闻季兰颇有诗才而召见她,她却作了一首讽喻皇帝无德,祸及百姓的诗,被唐玄宗下令棒杀。

    “别后相思人似月,云间水上到层城,若你还在,若你还在……我还有许多话未同你讲……”寥寥信音却,断肠人是雾苦霜繁,见我如初时当我见你亦然。

    日悠悠,几度秋。我离家越来越远,也无法如幼时般穿梭在茶树间。奶奶依旧年复一年地采茶,日出而作,日落方歇,而家里的那口“大锅”却再也不会热起来,练铁砂掌的爷爷被时间带走了。放些许茶叶于杯中,加入开水至七分满,杯中渐墨绿,喝到的却是满嘴苦涩。

    ……

    “季兰,是你吗?”

    “听说你成仙了,我就特意来这里等你啊。”

    “你……我们很久没有在一起品茗了。”

    “这么久没见了,你不想跟我说点别的吗?”

    “最羡你万千,扰扰浊世中,未曾染。”

    渐宜茶时节,竟陵城江上月,扁舟行远俗世看淡;月上江城岭,竟皆是茶宜煎,淡看世俗远行舟扁。苦涩褪去,茶味在口中回旋,口鼻生香。时光流转,云水千年。时间带走了不少人,可确也是时间,沉淀了岁月,留下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。绻缱至不语,笑幼年,酣醉共香甜。

    不羡登台,金罍玉杯,只羡这一盏。

    最羡你万千,扰扰浊世中未曾染。

(撰稿:沈梦洁/编辑:汪智洁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