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词当酒
发布时间:2019-06-13   浏览次数:

   我在深秋重九那天初识这个少女,或许称她为妇人更为合适一些。

   重阳佳节,夜半微凉,薄雾愁云,黄昏把酒,西风卷帘,人若黄花,独上小楼彷徨又迷惘。心上人在哪儿?她满面愁绪。手执杯酒,愁情化作一撇一捺,融入篇幅《醉花阴》。

   她是李清照,千古第一才女。

   “何时多愁,何故所愁,何缘解愁?”我问那妇人。她面容淡然,眸色清冷,仰首入腹一杯浊酒,娓娓道来......

   少年不知愁滋味,少女生于书香门第,耳濡目染,家学熏陶,自小便有诗名,名震京师。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温暖的早晨,当英姿飒爽的青年叩开她家院落的木门,踏破清晨沾衣的薄雾,十八岁的她羞涩地从正在荡升的秋千上跳下,胸口小鹿乱撞地看着眼前这位二十一岁宛若芝兰的男人。彼时的少女情窦初开,她顾不得跑掉了鞋子,慌乱之中就连头上的金钗也滑落到了地上。“见客入来,袜刬金钗溜。和羞走,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。”她这样回想当时的自己。

   爱情总是毫无道理,云鬓簪花,大雪出游,她和他浪漫的生活着,春日赏花,秋日煮酒,“云鬓斜簪,徒要教郎比并看。”少女蜜意的婚姻滋养了她的文笔,一篇篇新词跃动在少女的红笺上。本以为日子就这样长久下去,奈何长不过执念,短不过善变,家国动荡,风雨飘摇,一代才女的少女时代就此画上句号。

   颠沛流离的她艰难度过每一个寒夜,虽然初涉世事但她已然明白巾帼大义,毫无怨言地跟随丈夫坎坷迁徙,以命相护金石字画。到了西楚霸王项羽自刎的乌江,她感慨万千,掷笔写下不让须眉的豪放悲凉: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。”她在战祸中成长,她的笔也在家国天下中生出了灵魂。

   未亡人的身份让她心碎,本以为又遇到一个懂她心意的人,结果却给她带来了牢狱之灾。前半生的阳光不再,她的世界一片寒凉,她想归程,却已“物是人非事事休,未语泪先流。”一江水也载不动她的愁。岁月凄苦将少女变作白鬓妇人,满地黄花堆积,于是酒入愁肠,相思泪千行。酒带给她梦幻,让她沉醉过去,酒让她暂时忘掉人间寒冷,在寂寥寒日让她得到了瞬息温暖。

   她爱上了一个人喝酒,乍暖还寒时候,辗转反侧。起身斟酒,三两盏下肚,一腔愁情翻涌,酒入笔尖研磨,挥洒在她的词之国度。酒使她短暂沉迷,可解千愁,让她半醉半醒中活出了李易安的洒脱。酒,是她的词;词,是她的酒。

   以酒慰千愁,她这样想。

   回忆就此终了,妇人再添一杯新酒,拾起将要凝固的彤管,新酒微醺,执笔之手颤抖着: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......

   便要开口再问,却恍然发觉她与这天地的牵连,只在她的酒中。

(撰稿:周文晴/编辑:沈梦洁)